搜尋
  • StrydTW

6 級風速下的半馬賽事分析

已更新:4月25日


在荷蘭的阿姆斯特丹,有一場非常有名的半馬賽事 NN Egmond Half Marathon ,每年都會吸引超過 10,000 名來自世界各地的跑者,這場半馬之所以相當有名,是因為要在蒲氏風力 6 級風下(臺灣中央氣象局強風等級),在空曠的沙灘上跑約 7 公里,你會看到所有運動員都會擠在一起成為集團一起跑,目的就是要降低風阻的逆襲,而 7 公里的沙灘跑完,對跑者來說比賽才正要展開。 在這種蒲氏風力 6 級風速下比賽,正是研究 Stryd 的功率與風阻功率(Air Power)的好時機!在本文下方也會提供一些對應的跑步技巧,就讓我們來一探究竟吧!

圖片來源: NN Egmond Half Marathon Facebook


實例分享:跑者 Niels Morpey

58 歲的跑者 Niels Morpey,這次就是將 Stryd (風阻版本)列入他的比賽裝備之一, Niels 提供了他這次比賽的數據讓我們做分析。Niels 説:「 進入沙丘後我可以輕鬆地掌握自己的速度,但在沙灘上這是不可能的!這次起跑,我站在比較後面,跟到的集團大約有 20 名的跑者,雖然速度對我來說有點慢,但好處是我可以躲在其他跑者後面擋風;當然不會整個路程都這麼幸運,我也為集團破風了一小段路程。」

跑在集團後方,是好是壞?

大部分跑者會避免跑在集團後方,但我們認為其實無關好壞,因為在這種強逆風的情況下,只要有跑在集團中,就是好的!在下方的圖片中,我們整理了 Niels 這次半馬的平均數據及路線圖。看到地圖整整超過 7 公里,跑者們都在與強風爭鬥,離開沙灘後,就進入了高低起伏不一的沙丘地形。


風阻的影響有多大?

我們將 Niels 的比賽數據導出至 Golden Cheetah 分析軟體中,以查看 Niels (66 kg) 在面對逆風時所需要額外輸出多少功率。


在前 7 公里的沙灘強風中,平均風阻功率(Air Power) 大約為 40 瓦,峰值甚至有高達 70 瓦以上。從 19 公里開始,Niels 面臨著側風,這裡的平均風阻功率也有 20 瓦左右。




維持相同功率跑步是關鍵

在之前的文章及《跑步的秘密》一書中,我們已經解釋了維持相同功率前進是比賽的關鍵之一。這就是為什麼你需要在上坡時跑得更慢,下坡時跑得更快。同樣的原理也適用於風,面對逆風,你需要跑得更慢,並盡可能跑在集團裡以減少逆風的影響;而換到順風的情況下,你需要做的就是跑得更快。

下圖為 Niels 跑步的總功率和空氣功率。第一公里是下坡路,正如他所說,Niels 無法按照自己的速度跑。從 2 公里開始,他的總功率約為 270 瓦,並且在整場比賽中幾乎都是維持在這個瓦數附近,直到最後一公里時略為加速。

這是最佳範例,Niels 你真的太棒了!

橘線:空氣阻力

藍線:總功率


逆風跑慢點,順風要加快

在沙灘上,Niels 需要大量的功率來克服空氣阻力。因此,您可以在下圖中看到,他在比賽中不同路段的配速變化:

- 在風很大的沙灘上,他的配速接近 5:00/km。 - 在相同功率的沙丘路段中,配速提高到 4:20/km。 - 接近終點時,以 4:05/km 的速度作最後衝刺。 - 完賽時間:1:36:28、平均配速: 4:33/km。 下圖中,y 軸為克服風力所需的總功率百分比,我們以相同的比例(以公里/小時為單位)顯示他的跑步速度: - 在沙灘上的速度為 12 公里/小時。 - 在沙丘中的速度為 14 公里/小時。 - 在最後衝刺中以約每小時 15 公里的速度奔向終點。




逆風讓他慢了多少?

Niels 以 1 分 36 分 28 秒完成比賽,他的平均功率為 270 瓦。

如果在無風且路線平坦的理想環境下,他的完成時間會是怎樣的?在上一篇文章中,我們有教學如何計算特定瓦數的完成時間,按照 Niels的情況(半程馬拉松,66 公斤,270 瓦),他的完賽時間應該會落在 01:29:24。


因此,對於 Niels 來說,這場荷蘭半馬的完賽時間比最理想狀況慢了 7 分鐘。 (當然也可用 Stryd 比賽功率計算直接計算出來!


Neils 從集團中獲得了多少優勢?

風向為西南,與跑者成 40°角,平均風速 12.2 m/s,風力 6 級。如果以我們的模型計算,這些條件下需要 84 瓦來克服這些風阻。


幸好有 Stryd ,讓我們知道 Niels 平均需要大約 40 瓦。因此,平均風阻功率比理論值低了 52 %。這種差異很可能就是因為他跑在集團中。 這種集團行動的模式,也可以套用在自行車運動上。當然,有時風速也可能更高或更低。最後,圖表中超過 70 瓦的異常值, 前面 Niels 有提到,他有跑在集團前破風一小段,想必這就是特別高的原因,在沒人在前擋風的情況下,這段路程的風阻功率已經相當接近理論計算的數值了。


我們相信 Niels 的案例是空氣阻力與 Stryd 結合的完美例子。讓我們用 Niels 本人的評論來為本文做個結論:「Stryd 的準確性及實用性真的是難以置信的好,在風勢強勁的荷蘭確實非常有用!」

--

原文出處


https://blog.stryd.com/2020/01/23/nn-egmond-half-marathon-the-impact-of-the-wind-and-air-power/?fbclid=IwAR3egJAbnEQf3c8fQiizHbp_w38AbduF8taM_zWlD5uLuUn9bdxfT7aRFeU


113 次查看0 則留言